新闻中心

冠昊生物:那些年过眼烟云的投资

发布时间:2019-11-20 10:53    浏览次数 :

[返回]

  上市8年的冠昊生物300238股吧)科技股份(以下简称“冠昊生物”)于2018年4月8日易主,“擅长蹭热点”的前实控人朱卫平、徐国风夫妇成功套现退出,由在资本领域长歌善舞的张永明、林玲夫妇接手。

  与朱为平夫妇不同的是,张永明夫妇兼任上市公司奥特佳002239股吧)的实控人,同时也是常熟汽饰的第二大股东,其资本版图更是触及新三板及多家未上市公司。太阳2注册投资领域横跨汽车、环保、新能源、医药等多领域。

  从目前来看,张永明似乎想与前实控人朱为平以往“蹭热点投资”有所区隔,比如近期对广州聚生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生医疗”)和广东优得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得清”)的股权出让。

  和讯网此前曾分析过优得清的投资路径,实际上是冠昊生物在职员工与前员工(均在冠昊生物上市前持有比例不等股份且高于董事会秘书,显然为冠昊生物中高层)组成的创始团队。而该创始团队法人兼总经理谢丽君竟在2017年初全身而退。

  即使达到一定规模的公司,尚且依赖团队的执行力得以发展,处于初始成长期的优得清,又如何在脱离创始团队之后可持续发展?这是否是冠昊生物自编自导的“投资热点炒作”连续剧?

  更意味深长的是,高估值投资、低估值卖出的伎俩不仅仅发生在优得清,聚生医疗的股权出让更是将估值降至零,而6年前冠昊生物投资时估值6,038万元。

  和讯网在此前的报道中《冠昊生物:高价投资+低价卖出 大股东这样掏空上市公司》中曾指出,按照冠昊生物此前公告,谢丽君作为冠昊生物控股股东—广东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员工。

  实际上,和讯网查询冠昊生物2011年招股说明书得知,优得清的原创业股东—王晓辉、谢丽君及林永亮均在冠昊生物上市前即持有股份,且远高于当时的董事会秘书赵文杰。

  投资优得清的相关公告仅表示,谢丽君为冠昊生物控股股东—广东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员工,同时表示优得清其他交易对手方—王晓辉、陈刚及林永亮均与公司均无任何关联关系。

  1、广州百尼夫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29日,注册资本1,500万元,成立之初谢丽君为法人,2016年5月19日退出法人及执行董事职务;

  2、广州瑞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12日,注册资本416.63万元,成立之初谢丽君为法人兼执行董事及总经理,持股比例不详。

  2016年5月5日,谢丽君退出法人及相关职务。太阳2娱乐林永亮直接持有股份转为通过珠海俊安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股;2018年7月27日,股东架构再次变更,林永亮间接持股退出,股东调整为钟钥茜与谢红军;经过几轮股东架构调整后,目前该公司股东皆为自然人,而林永亮也再次接替刘艳丽股份再度成为股东与法人,一度接盘的谢红军股权也于2019年10月31日由章可馨接手。

  3、广州圣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月9日,注册资本1,000万,冠昊生物前实控人徐国风通过广东颜芝堡生物有限公司间接持股44.75%;

  1、珠海泰塞尔细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22日,注册资本75万元,曾通过北昊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院有限间接持股,2016年5月30日,谢丽君退出法人及执行董事职务,2018年8月1日公司注销;

  2、广州美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13日,注册资本1,500万元,股东架构—刘艳丽60%,林永亮40%;

  二人也是接替谢丽君最后持有3%优得清股权公司—上海纳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纳景生物”)的股东,谢丽君最终完美退出优得清,正是通过纳景生物作为中介。

  1、上海纳景生物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于2016年6月30日,法人刘艳丽,对外投资标的仅一家—优得清,也是接替谢丽君成功退出的重要中介。

  和讯网此前文章曾提及该公司,该公司股权在谢丽君、林永亮及刘艳丽三人之间不断调换,直至2017年3月7日,谢丽君最终退出。

  2、广州瑞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林永亮,成立于2014年9月12日。谢丽君曾任职法人也是股东之一,于2016年5月退出。

  3、广州优得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谢丽君曾经既是这家企业的法人,又是创始股东兼总经理,但却在公司成长过程中一步步退出,仅剩的3%股份也在2017年3月7日由刘艳丽通过上海纳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合伙)接手。

  和讯网在此前的文章里也提及,太阳2娱乐谢丽君在冠昊生物上市前就拥有比当时董事会秘书赵文杰还要高的股份。

  显然并非冠昊生物在此前公告里所提及—“谢丽君为公司控股股东广东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员工”那么简单。

  既然优得清的投资逻辑匪夷所思,那么近几年勤于“投资”的冠昊生物,其他标的是否如优得清一样,高估值蹭热点投资之后,伴随而来的就是低估值卖出,如此一来,无视中小股东权益,实现大股东利用“投资”套现的目的?